主页 > 漆器 >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时间:2019-06-10 14:18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采集侠点击: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“脱胎漆艺器物修缮是门‘辛苦活’,也是门‘匠心活’,这种修修补补令我倍感珍惜。”今年30岁的吴启彬是福州新生代的脱胎漆艺器物修缮师。他修复了旧器物的容貌,也保留珍贵的年代感,让老物件与现代生活相结合,重获“新生”。(本期作者 原浩)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福州脱胎漆器历史悠久,是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艺术珍品。“我的母亲有一门雕刻好手艺,我从小便受其启发,对工艺品充满兴趣。”吴启彬说,大学时开始接触脱胎漆艺器物修缮,也由此找到人生方向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时光流逝,沉淀的不仅仅是岁月与韵味,也有伤害与破碎。作为漆器修缮师,吴启彬的工作就是还原器物的神韵。通过特殊的修缮技艺,吴启彬既修复了旧器物的容貌,也保留珍贵的年代感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“我的工作是在残损的工艺品上再加工,借助脱胎工艺进行原创修缮。”吴启彬说,修缮器物也是一个延伸创新,不断尝试的过程。从业数年来,不少破损的器物都在吴启彬手上迎来新的“生命”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利用脱胎漆艺修缮器物是门辛苦活。破损器物经过修补、上漆、打磨等几十道工序后,依然仅是半成品,还需进行细致的髹饰研磨并加以纹饰,才能使之成为美轮美奂的工艺品。“一件大件器物的修缮甚至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。”吴启彬说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在大学接触脱胎漆艺器物修缮后,对这门手艺痴迷的吴启彬便开始跟随福州民间的漆艺大师学习。求艺之路充满了波折与艰辛,为了专心从事这门手艺,吴启彬曾辞去自己的工作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“脱胎漆艺是前人智慧的结晶,其博大精深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掌握。”吴启彬说,“深入学习后,越发感到工作与求艺已经难以兼顾。”一番取舍,吴启彬最终选择遵循理想,怀揣着憧憬一心一意投入到求索之中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放弃原先的“朝九晚五”的规律生活,探索这条未知之路,经过一年的艰辛努力,吴启彬的事业慢慢走上正轨。“生活不是童话,在追求理想的同时,也要面对现实给予的种种压力。”吴启彬说,调整心态,找寻平衡才能不断前进。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吴启彬的修缮工作不仅在于对老物件的“还物”,也让老物件与现代生活相结合。“我想将老器物的神韵保存下来,也想将福州脱胎漆器的文化传播出去。”吴启彬说,“因此每修缮一个物件都要做到最好。”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修缮师吴启彬:让破损的漆器重获新生

  作为年青一代的漆艺匠人,吴启彬所需要的不仅是对漆文化的热爱,还有继续传承漆工艺的决心。“这样修修补补的日子虽然不像器物那般华美,也时刻面临挑战,但却让我格外珍惜。”吴启彬说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